乔舜辰家的事情秦静温再也不想积极的去参与,只要乔雨和乔叔叔不强烈要求,她都不会让乔舜辰为难。

  因为她发现强人所难会被人讨厌,会被人警惕,会让人失去信任感,以至于再有什么事情发生都会被隐瞒。

  所以她没有能力改变谁,就不要为难自己为难别人了。

  “舜臣,上次说的爸的事情你考虑的怎样了?”

  乔雨继续问着,每一次见面她都必须询问一番,每一次见面她都希望事情有一点进展。

  她现在想明白了,也释怀了。虽然孩子等待父亲所谓的真相,但现在她要成全父亲和秦澜。

  过去的事情忽略,母亲去世的事情也忽略,她只希望父亲有生之年开心快乐。

  “唉……每次你都追问我,我都不知道怎么回答。”

  乔舜辰先是叹气,然后才开始这个话题。

  “上次出去打网球,我和爸谈了一次。爸说那个女人这么多年一直没结婚,一直是一个人。我觉得他们应该是见面了。”

  这是乔舜辰的猜测,因为父亲当时直说有消息,并没承认他们见面。

  “姐,我听到这样的消息我还是会心痛,一时接受不了。他们见面了,接下来就是恢复关系,这样的事实我更承受不了。”

  “我已经很努力的去想这件事,但我收收获不大,所以还需要时间。”

  乔舜辰此刻只是考虑着各种可能,心就已经纠在一起。要是母亲知道自己用命都没换来他们的分开,该有多痛心。母亲的疼痛有多清晰,他的痛就有多深刻。

  “舜臣,不是姐催你,你该加快时间了。妈走了这么多年,爸也不容易。就算他们见面了我觉得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。”

  “爸这么多年都是一个人,就是执着于这份感情,六十多岁的人了,不要让他再次失望。”

  “放弃吧,以前的事情就过去吧。放在心里最累的那个人是你。”

  虽然乔舜辰这样说了,但乔雨还是要劝说。想要把事情彻底的解决,也不完全是因为父亲,还有这个家所有人的安逸。

  “我知道,这些道理我都懂。我也很努力的让自己忘记过去的事情,可是每次要放弃的时候都会想起妈妈死在我面前的样子。姐,这样的折磨我也不想,但我就是这样被折磨着。”

  “最重要的是,爸说妈的离开跟那个女人没有关系,可他又不说真正的原因。这样我就更替妈叫屈了。”

  乔舜辰想要把事情释怀,他也相信父亲不会欺骗他,可真像呢,应该拿出真像来让他们闭嘴,让他释怀。

  “爸有爸的苦衷,你也有你的难处。我说这些话可能忽略了你的感受,但我希望还是你做出让步,毕竟爸已经老了。”

  “我已经原谅爸爸,虽然觉得对不起妈妈,但我还是决定放弃过去的事情。如果爸想和那个女人在一起,只要他开心快乐,我一定不会反对。”

  乔雨知道自己的这些话对于无法接受的乔舜辰来说有些残忍,但她也是没有办法。如果不这样步步紧逼,让乔舜辰一次一次的推迟,那父亲的快乐和幸福就真的没有机会实现了。

  而且她表态也是想要乔舜辰对母亲少一些愧疚,毕竟她是姐姐,愧疚也好成全也好,她都要起到一个带头作用。

  乔舜辰又一次沉默了,被逼迫的感觉很糟糕,很恼火。但姐姐的话很有道理他又无从反驳。

  他知道自己这样的状态和心里障碍有关系,知道自己还需要治疗。可是他最想要的还是父亲透漏出来的事情的真相。

  每一次乔舜辰为难的时候,沉默的时候,秦静温都很心疼,都会立刻开口帮着乔舜辰缓解情绪。

  此时此刻她也心疼了,但她没有开口劝说,也没有帮着乔舜辰缓解情绪。因为她所说的一切都是一时的作用,根本不可能救赎一颗痛恨了二十多年的心。

  还有,乔舜辰和父亲的谈话发生在多天以前,直到现在,直到乔雨问起,秦静温才是第一次听说。这一点可以看出,乔舜辰不想把这件事情告诉她,乔舜辰也不希望她参与这件事。

  正因为有了这么多的因素,秦静温选择沉默。

  次日周一上班,乔舜辰刻意把毕夏的工作汇报放在了最后。工作汇报结束,他留出了一点私人空间。

  “毕夏,我听姐说阿姨把叔叔海葬了?”

  乔舜辰自己都觉得话题开始的有些唐突,但他和毕夏都不是那种拐弯抹角的人。

  “对,海葬了。”

  “其实我是不赞成的,毕竟下葬这么多年了。但是妈坚持,她喜欢海葬。正好陵园那边无法继续扩建,出台了一个鼓励海葬的政策。我妈借这个机会就决定了,她和我说的时候不是商量,是已经决定之后告知我。”

 &e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妻来孕转:总裁轻一点秦静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龙神霸业只为原作者秦静温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秦静温并收藏妻来孕转:总裁轻一点秦静温最新章节